笔趣阁 > > 投喂流放罪臣后,她被迫现形了 > 第321章 替我多说点好话
    第321章替我多说点好话
    一进门,就先送给熊九山一份山匪名单,把书案后边的熊九山惊的一下子站起来,拿起名册绕出来将“广寒道长”请到正堂就坐详谈。
    “来人!上茶!去把谢豫川喊来!”
    韩其光端着茶杯,喝到一半,只见他那会通神的好兄弟谢豫川,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阔步走进来。
    谢豫川:?
    韩其光:嘿嘿,兄弟我又回来了!
    “打听”盘龙岭具体情况的韩其光,成功带回了山中第一手的消息。
    谢豫川没来之前,熊九山已经翻了一遍名册,脸色不太好看,等谢豫川到了,直接将名册扔给他,让他过目。
    谢豫川眸光扫了眼对面老神在在的“长须”道长,在对面坐下,翻开名册。
    熊九山皱眉道:“仅青龙寨一寨匪贼,就已上千之人,其他纠集的各山头匪众,合在一处数千人马,兵强力壮,穷凶极恶,毫无底线,如此你觉得还能有几分胜算?”
    谢豫川没回答,反而抬头看他,反问道:“大人,心有退意?”
    熊九山冷笑一声,盯着他道:“我熊九山虽不是什么俊杰,但也不是个出尔反尔之人,既应了你,便无悔意,我只是问你,如此这般,你还觉得以少胜多,能有胜算?”
    谢豫川快速翻看完名册,放在一旁高几之上。
    “不过区区几千乌合之众。”
    熊九山脸色黑沉。
    可真能吹。
    对面,韩其光眼底的戏谑之色都快掩不住了,他抽了抽鼻头,盖住自己快掩不住的偷笑,眼角余光扫了眼上首的熊九山。
    一本正经为人处世的熊大人,大概是没见识过某人的另一副面孔。
    “毕竟我有家神庇佑。”
    “咳——嗯!”差点喷笑的广寒道长,顿时“拧起”眉头,转身端茶喝茶,挡住想开嘲讽技能的表情。
    这狗东西,就想让自己在熊九山面前破功!!!
    谢豫川挺起上身,眸光清淡地看着对面。
    熊九山觉得谢豫川对广寒道长今日颇有敌意,蹙了下眉头,一旁提醒道:“齐道长有心相助,上山之事,还要劳烦道长来领路。”
    一句话,把“韩其光”也拉进了二人合作之事。
    谢豫川转头看了熊九山一眼,又诧异地转头看向对面,多少有点纳闷,韩其光这次是用了什么办法,居然能让一向谨慎行事的熊九山,如此欣然就接纳了他?
    韩其光趁熊九山不注意,冲自己兄弟挑了下眉。
    那表情十分欠揍。
    入城之前,韩其光不仅带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回来,还带来了一车好东西,一副愿为熊九山忙前忙后的样子,看得谢豫川眼睛里长刺,总想揉。
    三人行,各怀心思。
    熊九山问:“道长可还要离开?”
    “韩其光”道:“贫道明日随大人一同进城。”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    隔壁自有韩其光的休息之所,三人在屋里商量半天,韩其光又把萸城中目前的状况详细说了一番,熊九山算是心里大致有数了。
    剿匪之事,已成定局。
    韩其光闻言,面露“惊讶”。
    “大人真要犯险吗?”脸上不掩关心之色。
    谢豫川冷眼看他表演,低头喝了口茶,心觉他这兄弟如今坑蒙拐骗炉火纯青。
    熊九山沉默之间。
    “广寒道长”韩其光对视谢豫川,道:“听说谢家神明灵验,小道此番回来,略备一点薄礼,欲求仙问卜,不知谢将军可愿为了大人此行安危,上达神明?”
    原来道长携一车而返,原是为这个?熊九山心中微微诧异。
    投诚之心,有些过了。
    谢豫川以眼神提醒某人。
    某人目光铮亮,老神在在。
    嘿,要的就是这种不正常。
    韩其光心道,我若太正常,熊九山那厮还未必肯信我呢。
    谢豫川一时拿不准,韩其光这次突然过来,是干嘛来的?
    按照两人上次商议,韩其光应在萸城之中周旋接应。
    但他行事一向如此,谢豫川倒也不意外,既然来了,想必是有其它用意。
    不过,借着熊九山的名头,请他通神。
    既讨好熊九山,又托他与家神联系,某人心中一时没猜到韩其光想干什么。
    但……
    谢豫川沉思片刻,点头应下。
    耳旁,不知是不是错觉,感觉熊九山微松了一口气,肩头都自然了几分。
    谢豫川以请神供奉之前需准备一些为由离开了。
    他走后,韩其光就在熊九山面前“坦诚”劝道:“大人,匪徒人数众多,行事狠辣,您就这么答应他谢豫川一同剿匪了?此事太过危险麻烦,大人您可要三思啊!”
    “谢家神明到底如何,大人心中可有计量?”
    熊九山道:“确实灵验。”
    韩其光捋着假胡须,啧啧两声:“大人,不是贫道背后说人是非,鬼神之事,历来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如何辨别真假,何况杀戮之事,神仙不愿近身,他谢豫川口口声声说,家神庇护,依贫道看,莫不是想借大人之力,来行他方便?”
    “已应之事,罢了。”
    韩其光观其脸上神色,发现这话确实是熊九山坦诚之言。
    不由心底高看他一眼。
    还挺有定力。
    他喝了两口茶,歇了一会,邀功道:“大人不必担心,小道略通,通神之术,一会我随那谢豫川一同供奉,帮大人上达天听,以求平安。”
    熊九山知道他的好意,拱手道:“有劳道长。”
    说心里话,有玄门高人在身边,熊九山对谢家神明的惧意都少了三分。
    韩其光心里坦坦荡荡的等着谢豫川准备好。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熊九山特意让人远离流犯扎营之地,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,命手下从屋里抬出常长案,摆在天地之间。
    一番装点,韩其光把车上拉来的东西,一一搬到神案之上。
    谢豫川站在一旁,冷眼看着他忙上忙下。
    熊九山本来以为他随口一说而已,没想到广寒道长竟然备的如此齐全,香烛供品,一应重礼,摆满整条神案。
    敬神的仪轨,简直繁琐而格外郑重。
    熊九山不禁想起当初在松江府衙谢豫川的敬神仪轨,再比照眼前韩其光弄出来的阵仗。
    简直……
    天壤之别。
    忙完一通。
    韩其光请谢豫川上前,二人并肩而立,离着熊九山一段距离,刚好说点兄弟之间的悄悄话。
    韩其光小声嗫嚅道:“我可是给家神寻了一些好东西,求神仙保佑你谢予珩出师大捷,待会祈福供奉时,别忘了替我韩其光多说点好话!多提点我韩其光的大名啊!”
    谢豫川一脸无语。
    “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bi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bi.cc